Sun Oct 23 2005

pippo一進球,我就寫花癡。


可惜上一次的花癡已經時隔太久,
我甚至想過,也許下一次為他做的事情,
就是他真的離開球場,我要給他做的紀念mv。


別笑,過去的大半年裏我的桌面上一直有個叫
"going home"的文件夾,碰到詞曲合適的就丟在裏面,
屈指一算,也差不多有十首了。




那個時候,命運一次次拋棄他,
一開始是蒙古大夫和實驗室互相推諉責任,
然後是無窮無盡的安特衛普,手術和手術,歸期遲遲不定。
看他在米蘭和安特衛普之間來來往往,簡直像是在玩真人版大航海,
 


夏天快過完的時候他接受採訪,說:
"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回來,我想我們最好不要訂個時間表。"

他是為了踢球可以放棄一切的人,過去一直幻想,
每次都興高采烈的說:"什麼什麼時候我就復出啦",但也終於說出這樣的話來。



請原諒我羅囉嗦嗦一直回憶歷史,
大難不死之後其實依然心驚膽戰,不停說話有助於壓驚。


Pippo同學受傷的這兩個賽季,我自己也經歷了身份的轉換,
從學生變成社會人,又做出許多選擇,決定未來要做的事情,
以及要走很長一段的路。



於是懂得很多這世界的規則,夢想或者熱情,
並沒有十七歲的時候躺在草坪上想的那麼有力量。


在學校裏,可以逃掉不喜歡的課程,不和不欣賞的人交往,
挑選自己喜歡吃的菜和衣服和愛人,因為隨心所欲太過容易,
所以相信人定勝天,總覺得努力就可以改變世界。


所以那一年甚至看打ajax最後的逆轉,
也覺得這是冥冥之中自有天定,rp好自然萬般問題都能解決。


我想這就是所謂的年少輕狂吧,
所以pippo同學一開始受傷的時候也不覺得是大不了的事情,
即便後來報紙上都開始談論雷東多和巴斯滕還是會隨隨便便罵一句鬼扯。


畢竟沒有傷筋動骨,我們又都已經習慣了他給的驚喜,
總覺得複出是篤定和簡單的一回事,仿佛穿著金盔金甲從天而降,腳下是五彩祥雲。


可是我逐漸看到了很多人的故事,很多人的未來因著別人,
因為大勢所 趨或者微不足道事情改變的輕而易舉。
小人物的生命一秒鐘幾十萬來去,我既一生有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



所以慢慢相信有命中注定這回事。
即便天分或者努力,在時間面前都好像是玩笑一般,
機緣和運氣永遠不會有空等待努力,也沒有地方可以排隊來實現夢想,



我們沒辦法穿過一道大門就成為想變成的那個人
就連想爬牆鑽窗戶也找不到方向。
命運太容易拋棄一個人,因為它沒有耐心,也因為拋棄比等待更省力些。



可是PIPPO同學的例子似乎說明,文藝青年的悲觀也要有個限度,
或者是另外一個問題--原來努力或者執著,也有從量變到質變的一個瞬間。






我也知道,這不過是復出後的第一個進球而已,
一場比賽得到三分和歷史見證也沒啥關係,將來總還有很多可能,



這一下心馳神往,將來可能也會失望,或者還會有很多不盡人意。很多考驗。



但至少,PIPPO復出的第一場比賽欺負小孩,也會在被判越位之後怒目而視邊裁,
然後是聯賽裏幾分鐘內頻頻搶斷(雖然這個…我覺得的確需要天分:P),                 
再然後是歐冠,因為拼命吃到了好久不見的黃牌。


簡直像初戀時面對瘋狂暗戀的女孩,舉手投足之間像個瘋子,
還要逼迫整整11個人和他一起加油向前,好像我們逼迫同學承認那個女孩美如天仙。



然後就是今天,從量變到質變的那一瞬間,
原來即便所謂命運,也敵不過這一瞬間,敵不過個人的勇氣、執著或者信心無限度的投入。


也許這就是競技運動和生活的區別吧,所以才有那麼多年輕人,為這三秒鐘的愛戀與歡呼,賭上一生。



我曾經無數次為pippo謀劃過退路,像他這樣的前鋒,即使因為受傷退役,也許也可以在不壞的俱樂部謀一個職位,或者教小孩或者不,緊緊和他相愛的足球聚在一起,唱著人所盡知的情歌。                                                                            



 這也許也是個好結局,對他,對他的球迷。


可是他是如此的不甘心,整個夏天都在復健,可憐巴巴的忍受著一切 。只能給內斯塔打個電話,發發米蘭的花癡。

                                                                   

他從皮亞琴察到米蘭,一晃也十年了,工作十年,說什麼命運殘酷人生無常,得些甜頭便回首,這樣簡單的道理,他竟然就是學不會呢?




他沒有學會,我們也就閉著眼睛瞎說impossible is nothing,



即使吉拉迪諾到米蘭。
即使vieri投奔鄰居,
都沒有什麼關係,那個位置是他的,大家也都沒有忘記他,一切歡呼和掌聲還是等待著他,還是為他準備的吧。



既然知道他是個傻瓜,那還要做他的球迷也就沒有辦法。


他永遠看不見那些春天因為風霜而沒有及時開放的花,

或者夏天因為風吹雨打而沒有和煙花一起閃亮的星星,

我們也就只好假裝機會主義這樣卑劣的詞彙不會某天清早就消失不見啊。



只能看著他努力前場搶斷動作笨拙,沒有辦法。


只能看著他進了球傻笑著四處奔跑,沒有辦法。


只能看著他在場上抽筋,眼睛閃亮著站起來虛弱的安心的笑著,沒有辦法



我想,pippo告訴我,只要能跨過從量變到質變的那個瞬間,
也許我們都會受上天眷顧,可以用青春、時間或者生命換取真正想要的東西


即使失去過再多,即使再害怕,還是可以拼命朝向某個方向努力,
不遲疑,不在乎能否有回報,或者成為世界記錄裏微不足道得名字。



我們所以為會只在史詩裏遇到的時代,其實從未過去;


我們十七歲的時候覺得世界是個江湖,其實並沒有徹頭徹尾錯誤,


我們希望凝視可以改變歷史,總有人能替我們實現,或者我們自己也能實現。



這個世界也許不會因為我們的努力變得精彩些,但至少有機會讓我們相信,
付出總有回報,愛恨糾葛間總會有故事上演,
我們不能輕易放過年輕時候夢想,或者假裝在乎的事情可以雲淡風輕過去。


親愛的pippo,一路走來,我從你那裏享受到很多時間,也學會了很多東西,


你告訴我,所有的不甘心或者奮不顧身,還有意義。



即使命運拋棄了你,
每當命運拋棄了你。






                              每看必哭的文  BY    茶花大王XD

花栗鼠小a/小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