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這段遭遇實在太曲折(愚蠢),所以特打網誌為紀念。^o^/

 

我是一個徹底的路痴。

 

例如:離開位置去拿吃到飽的火鍋料後,回頭就找不到自己那桌在哪裡。

 
例如:今年漫博我每天進場都要問一次工作人員:「請問A舞台在哪裡?」

「妳不是昨天才來過嗎?」

「對不起。>”<

 

然後每天活動完還要再問:「請問出口在哪裡?」

「妳不是剛剛才從那裡進來嗎?」

「對不起。>”<

 

 這就是我為什麼這麼依賴計程車。也是這一段驚險(?)愚蠢(!)故事開始的遠因

 

========前言完畢,故事開始分隔線===========

 

上週五我要在【崎頂海水浴場】主持一場企業的家庭日活動。

 來看看這害死人的旅遊網站介紹:崎頂海水浴場屬於竹南鎮的公共產,位於崎頂火車站西北方約兩百公尺………

 

我對東西南北的認知是右邊是東邊左邊是西邊上面是北邊下面是南邊。(對,我知道這是錯的,不要叫我認北斗七星,天空我只知道太陽和月亮。)

 
所以我很怕這兩百公尺會迷路啊!!!


打給*◎大車隊,客服人員為難地說,在崎頂他們沒有派駐車,最接近的叫車點是『竹南』。


於是我再打電化給竹南縣政府觀光局,他們表示【竹南站】和我的目的地崎頂海水浴場非常近,計程車不到5分鐘,我整個心花怒放,馬上致電*◎大車隊約定好來接人的時間地點。

 

 然後就開始打包行李。

 

海水浴場:一定很曬吧。SPF50的防曬多帶幾罐吧!

 

說不定會流很多汗呢!妝前打底和防水控油的粉底不能少啊!

 

戶外說不定會有蚊子小蟲,防蚊噴霧紫草膏都帶了,還有御飯團和起司貝果枇杷膏水(甚至還有瑞士刀!這種裝備我可以去苗家峒了吧),自強號也訂好,當天從從容容到了【竹南】,離計程車約定時間還有好一會呢。

 

別浪費時間,來補補妝好了,順便換一下變色片吧,拔下右眼普通的隱形眼鏡,掀開變色片的鋁箔,說時遲那時快,一陣大風刮過,猛然把水盒裡的變色片吹到地上了啊!!!!!

 
見鬼了!這就是“竹風蘭雨”嗎?


新竹的風果然名不虛傳,不對!竹南不是在
*苗栗*嗎?難道說名字裡有“竹”這個字的地方,風勢都這麼強悍嗎?那竹北也是嗎?陽明山竹子湖也是嗎?捲舌和不捲舌有差嗎?那九族文化村呢?

 

不等我腦裡妄想走馬燈跑完,這時又是一陣強風,把我手指上剛拔下來那片普通隱形眼鏡吹到──這次直接吹到鐵軌上了啊!


嘴巴都合不起來的我至少還剩下一點點理智,知道為了撿隱形眼鏡爬下月台而死是愚蠢到不可能去做的事,排除那片離我而去的東西,所以我現在有───

 

  1. 在地上的變色片*1
  2. 還沒拆的變色片*1
  3. 左眼上的普通隱形眼鏡*1

 

抉擇時刻!


選擇一:1隻眼睛戴普通隱形眼鏡1隻眼睛戴變色片,呈現兩眼不同顏色,族群融合

    的衝突美感

 

選擇二:1隻眼睛戴隨便哪一種隱形眼鏡,另一隻眼睛不戴隱形眼鏡,呈現不能平衡

    隨時會摔倒的奔放動感。

  

選擇三:兩隻眼睛都不戴隱形眼鏡,呈現天然ㄟ尚好的均衡感~~~

 


ㄍㄢ你個大頭!!

 


我的近視左邊1000右邊800,不戴隱形眼鏡的話,

如果我把麥克風捅進致詞長官鼻孔裡的話怎麼辦?


對著某位壯漢大喊“請這位美女上台~~~”怎麼辦?

 

到時候我再和公關公司解釋“因為隱形眼鏡被風吹走所以有點失常請海涵”,這種蠢斃了的說詞和小學生說“我的作文簿被小明家的羊吃掉了”有什麼兩樣!

 

於是我選擇了眼科醫生會把我抓起來往牆上撞800下的個選項四。

 

我把地上那隻已經沾滿了沙的變色片揀起來,盡可能用人工淚液沖了好幾遍,祈禱上面附著的阿米巴原蟲或綠膿桿菌等我回台北再發作。

 

 


把變色片戴上去我立刻開始淚流不止,這是一個徵兆,是預言,
是的,在我滿臉的淚還沒乾,花的眼線還沒擦,就接到一通手機簡訊。

 

他母親的*@大車隊把我前一天的預約當放屁了啊!

 

『……在此通知,我們目前沒有可接送的車,也無法聯絡到任何可前往的車輛,請稍後再撥。』

 

啊?等一下。


你叫我稍後再撥?你都和我說沒有車了,難道我再撥你們會幫我生出車來嗎?

好!我再撥,什麼?你說從台北發車過來??

那是是要他媽的幾百點才會到!

就算你要從台北發好了,我昨天就打電話預約你不早點發!

現在要我請稍候,你的國文老私常常請假對不對?

 

”稍”字的意思是要我等三個小時嗎?那我幹嘛不直接從台北坐計程車下來??

 

這時我氣急敗壞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要衝到站外攔路邊隨便哪個車隊的計程車,站務人員猛地將我一把拉住!

 

小賊,妳是要去崎頂海水浴場唷?免坐計程車啦,去買電聯車票,竹南下一站計崎頂了啊!』

 

是、是這樣的嗎?

 

對唷,我昨天看的旅遊介紹網頁不也說,到【崎頂站】之後走200公尺就可以看到海水浴場了嗎?200公尺我行的,就這麼辦吧!謝謝你!好心的大叔!!

 

邊補著花掉的眼妝,黏掉臉上碎屑睫毛膏,坐上電聯車【崎頂站】一下子就到了呢,我打起精神,擺出營業用的笑容,“海灘,工作,我來了”,沒想到,抬頭一看。

 

 

 

 

這 是 什 麼 ??

 

 

這是無人車站。

 

站外,沒有海水沒有浴場沒有沙,只有一條一線道的路。

 

對,就是路,沒了。(句號)

 

什麼西北方200公尺就可以感受海波浪的清涼,這前前後後左左右右東南西北800公尺我都奔跑過了,沒有別的只有路啊啊啊~~~


別說計程車了,車站旁邊連一棟民房都沒有,只有一間祠堂啊啊啊啊啊~~~
我要和誰問路?拆掉祠堂問那躺在骨灰罐裡的陳氏祖宗十八代?要我在大白天就靈魂附體起乩也太為難我了吧!?

 

請人家讓我搭便車嗎?在路邊豎中指……不對,大拇指招車請路人載我一程,就算那時如果開來一部上面寫著:“本車車主為:→☆煞氣☆ㄟ公路連續殺人魔”的卡車,我也會撲上去挾持司機要他載我去目的地,開什麼玩笑

 

找不到路的主持人和麥克風沒聲音的主持人是世界上最兇惡的生物。現在的我無人能擋啊,但這路、這路……………

 
天啊!這 路 上 沒 有 車 。


對!沒有!


我站在那裡左顧右盼十分鐘,沒有任何一輛汽車卡車機車電動車腳踏車在視線裡,這條長長長長長長的路一望無際,別說車、人、連隻狗都沒有!!



狗不是有與生俱來的
GPS嗎?有台南失蹤的米格魯回到台北的家和主人相擁而泣前例不是嗎?認路方面狗一定比我有用一百倍,我不介意騎狗啊!

 

 

跑完方圓800公尺+站在路中間崩潰共10分鐘後,我轉頭狂奔回【崎頂】站,與其站在這個舉目不見車人馬狗的地方等路過好心的殺人魔把我撿走,不如回到車站,坐火車回上一站或下一站,總之是有人存在的地方。

 

 
冷靜……我要冷靜……來默唸數字讓我鎮定一下:1234567,7654321,1357246,2461357……

 


太好了,找到回車站的路了!但天啊我剛剛太驚慌了,現在才發現,崎頂車站不只是沒有人的車站它還沒有門啊!!

 

我要從哪邊進去?進去了我要站在哪邊,我剛剛站在哪一邊?哪邊是南下哪邊是北上?我要搭南下還是北上?揮手列車一定不會停下來的吧?我要和誰買票啊??

 

  

======我是不想再嚇死大家的歇斯底里說到這裡分隔線=======


 

最後我坐上第一班開過眼前的車,到了下一站【香山】,香山站比【崎頂】站好多了,是的,香山不再是無人車站,它是一人車站,有一位站務員啊!

偉大的站務人員幫我找到某間私人車行,讓我在時間內趕到不在【崎頂】站的崎頂海水浴場。

 

多虧了我在第一次去不認識的地方主持的時候一定要比約定時間早到一個小時以上的神經病,才能在這麼多災多難的一切後準時趕到。

 

 

但我帶那一大包東西通通沒有派上用場。


防曬
X(當天沒有太陽,還下了小雨)。

食物X(腎上腺素踢飛食欲)。

防蚊噴霧X(海邊沒有蚊子)。

防汗妝X(夜晚冷個半死雅詩蘭黛和好萊塢的秘密全場hold太過還讓我脫皮。)


沒有預料到的是───風,我命中和風相剋對不對?!

 

海灘上風之強勁,一分鐘內我就被自己的馬尾連續打臉三百下,我很想騙自己“呵呵,我看起來真是凌亂的好俏皮呢~啾咪"

才怪!!

 

”我的樣子根本是中元節被超度到一半的女鬼啊啊啊啊啊!”(因為超度中和道士激烈搏鬥導致披頭散髮。)

 

 

不管怎樣,活動總算在沒有嚇死任何人的情況下順利(大概)完成了。

 

虛脫。

 

回到台北眼睛也沒有出問題。

 

謝天謝地。

 


最後,有人問我會不會因為本次的遭遇而去學習認路,改善路癡的天性?

 

唔嗯………大家是不是也這麼覺得所謂“等價交換”一定是存在的嘛?
 

人沒有十全十美對吧?有一好就沒兩好啊!

腦中小小灰色細胞能記的東西一定有個限度,得優先記工作相關的東西是不?

有許多名人也有這個症狀啊!羅羅亞索隆,里奇卡卡,還有……(我是在找藉口沒錯)。

 

總之,暫時,我還是只想作一只優秀的藤壺,附著在能找到路的宿主上。


世上(有方向感的諸人),請不要吝惜讓我依附吧~
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花栗鼠小a/小安 的頭像
花栗鼠小a/小安

~人間道~

花栗鼠小a/小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