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lushenko應援 ]+ [ 小安粉絲團 ] 10/10 up
❤[[台灣花滑同樂園FB粉絲團成立]]天天有更新,歡樂討論區,歡迎加入!King on Ice 普魯申科的第一手消息也會發在那裡唷!^口^ http://www.facebook.com/groups/246649515442891/ ==================================================================================== ❤[[ 雜吱 ]] 話說我也有粉絲團啦~(整個害羞) 3000歲少女黃以安~歡迎加入唷 XD https://www.facebook.com/3000girl ====================================================================================

 

為了絕頂瞬間,敬請崩潰。

 

 

當時年紀小,硬裝深沉,生吞十大禁片,但除了些許“唷,我還沒滿18就敢看我超強”的薄弱自我滿足外,印象俱皆模糊。
 

 <索多瑪120天>只讓我記住SM的詞源,<感官世界>學到白煮蛋除了沙拉和挽面之外的第三種用法。

  

但感謝上天,讓我看到<噩夢輓歌>Requiem for a dream/認識配樂Clint Mansell / 以及導演Darren Aronofsky

 http://www.youtube.com/watch?v=xE0UA8RREX4&feature=related

是的,看Darren的片,永遠不會舒服,心被揪住呼吸困難,消沉恐怖後勁無窮,但我愛他讓我痛楚。

  

導演運鏡華麗一如往常。

 配樂震撼心悸鬼氣森森一如往常。

黑暗意像連發讓人無法思考一如往常。

剪接快速攝影花招百出近乎炫技一如往常。

 

嗯,關鍵字是“一如往常”。


因此不難想像,影評一定會出現黔驢技窮老導演變不出新把戲……真
的很幸福,這麼多年,終於又見到你,
 完全沒變這就是我所熱愛的Darren Aronofsky
 對,我就是那麼傻那麼容易代入,容易被Darren排山倒海強塞的黑暗和恐怖一把拖進萬劫不復。

  

看到片子前三分之一,大約是娜塔莉波曼在宴會廁間剝手皮的時候,我就不再費力去辨別這段那段是真是幻,我對娜塔莉波曼的舞技沒有概念, 不在乎她詮釋的是天鵝烤鴨還是大鼎活蝦,梗雖老,但氣氛真好。

 

 最終世界是為了愛而不是為了恨而崩潰。
 

 最具毀滅性的武器,不管是母親對女兒的愛,還是對完美演出對芭蕾的愛。


 

 

對娜塔莉波曼的記憶,停在<終極追殺令>的小女孩,然後好長一段時間沒有前進, 直到那天的<黑天鵝>。照著天鵝公主的理想,靠粉嫩的床單、絨毛娃娃、香草蛋糕沒有養出媽媽的小甜餅。
 

隨著劇情推演,壓力海嘯一樣急速襲捲,娜塔莉波曼的微笑依舊美麗,卻一分鐘比一分鐘更疲憊,表情浮在皮膚上,彷彿一碰就碎搖搖欲墜, 我們都看到,一隻邪惡的蟲在她的腦裡面爬來爬去,任意扭鬆裡面的線路。
 

她驚慌地搜索湯溤的視線,絕望渴求他一個肯定的點頭, 她還在練舞上下地鐵和人交談,表面的正常越來越難,瘋狂變成掠食性的烏鴉,一點一點啄去她的清醒,像她抓破背後一條一條撕開指甲邊的皮肉。


 
心覺得娜塔莉全片詮釋“入魔”的演出,自<鬼店>傑克尼克遜後再無人能比,


 
連<秘窗>強尼戴普<捉迷藏>勞勃狄尼洛都無法與她匹敵。
 (我是強尼和勞伯的迷,說出這話是很認真滴>"<)

 

親愛的瑪蒂達,不,親愛的妮娜、娜塔莉波曼,恭喜。

  


看完<黑天鵝>,友人說若她是舞團執掌是湯瑪,她的女主會選莉莉。
 有足夠的水平,抗壓性又高,身心強壯的和什麼似的,不然難道一場一個傳奇,然後後面二十二場演不下去?(觀眾會打爆退票客服專線啊!!>”<)
 

說的也對啦……可是,你呢?
 

想看什麼?


我想見證瞬間的光,永夜天空剎那煙花。


那個“境界”值得用精神分裂死去不活來交換。

 

藝術、舞蹈、電影、戲劇、花式滑冰………這些世界沒“夠了”“盡頭”和“極限”。我也站在那個世界的邊邊,沒有“瘦”-只有“更瘦”-─“再瘦”! 沒有“好”!只有“更好”!!“再好”!!!

  

完美是什麼呢?

不像1題1分的考卷,只要每題寫對,滿分無疑。不是足球比賽,一鎚定音,積分榜上勝負分明。 沒有人記得艾爾帕西諾在<虛擬偶像>創造出來那張平衡而完美的臉, 卻不會忘記拉拉史東那張門牙大開的缺陷美。

 

 

 

 

每個動作都做對,手臂張開足尖轉足32圈,並不能成就不朽,只是“像”, 像之前演過黑白天鵝每一個舞蹈家的幽靈,芭蕾、舞台劇、電影發展太久, 茱莉葉捧胸、瑪克白夫人洗手洗到破、黑天鵝鞭轉。

 

外表 / 技術 /細節百分百唯妙唯肖“完、美”常常是表演者的畢生追求,但其實令人難堪的是這並不重要,就像開始妮娜的練,若到極致,也不過就是無趣無靈魂的蠟像,好的模彷,壞的藝術。不怎麼樣

 

最後她到突破了、放開了、到達絕頂瞬間。

 

她推倒平衡 / 平靜 / 正常的支點,讓神經錯軌,挑斷那根絃,崩潰。

 

 我們看過很多這樣的例子,

 梵谷失常時的永世經典。

 林夕情緒最差的年代的成品最動人心魄。

 尼金斯基的手記精神分裂痛苦讓人不忍卒睹,但他是芭蕾之神。

 

(趁機偷推最愛的花滑選手Plushenko的6.0滿分完美版<獻給尼金斯基>)

 

 http://www.youtube.com/watch?v=SEJXkfMYTX4&feature=fvst

 

連我這種小角色,如果上台前吃過XANX,喜怒哀樂都除去,太安定,那表演起來就只能說是不過不失,如果處於痴迷深陷些微過high的狀態,反而精彩。

  

真的。

 

不瘋魔,不成活。

  

 

關於湯瑪。

 十年前,一間小辦公室,也有一個男人對我說: 妳太一板一眼放不開沒談過戀愛妳突破嘗試放下來吧試著挑逗我!

 

 

唔?

耳熟。
 

彷彿我親那張嘴吸那條舌頭啊嘶嘿咻後,就可以從此脫胎換骨男女通吃顛倒眾生。


我不記得當時有沒有翻白眼,也沒有帥氣地扭斷他的頭,只是走出去然後關門。

 

現在回想,當初迎上去親下去,我會不會搖身一變,化為費洛蒙集結體、 喵的老娘真是性感到不行的安吉莉納裘莉, 而不會是如今這個螢幕前邊聽噩夢輓歌邊打字的偽蘿莉。

 

 

但,其實也沒什麼不好,我選擇了,沒有大紫大紅,只有小小瘋魔,就這麼小小地平平安安靜靜地活。

 

 

花栗鼠小a/小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訪客
  • 用Clint Mansell 的配樂 搭這篇文 有種顫慄的美